首页 - 杂志- 2017年7期建筑专刊
2017年7期建筑专刊
2017年7期建筑专刊
主题:建筑适应性
THEME:ARCHITECTURE ADAPTATION
客座主编:魏春雨
客座主编介绍:湖南大学建筑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卷首语:

建筑的地域性是指建筑及其周围环境在自然要素、人文要素、技术要素之间的关联,是有别于其他地区的“共同特征”。作为抵抗建筑全球化的策略之一,建筑地域性研究在过去数十年时间里,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20世纪初期,伴随着经济、技术、文化的全球化,现代技术被广泛应用,基于现代工业文明的现代建筑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并形成一种新的建筑观念与文化。与之相随的是当代城市与建筑的面貌趋同。人们在享受现代技术便利的同时,开始怀念那些日渐消逝的乡土风貌与农业景观。1924年,在“湾区建筑”的总结过程中,Mumford就试图将“地域主义”从商业和沙文主义的倾向中分离出来;20世纪80年代的早期,“批判的地域主义”(Liane Lefaivre,Alexander Tzonis,1981;Kenneth Frampton,1982)的提出,进一步阐释了地域建筑的内涵;20世纪60年代以后,在各地建筑师的共同努力下,“地域建筑”逐渐成为当代建筑师共同尊崇的建筑创作准则之一。
然而,尽管关注已久,对建筑地域性的具体含义仍然缺少共识,“地域主义犹如地区本身一样多元,与其地点和历史环境相互对应”;此外,在地域建筑理论及实践的蓬勃发展过程中,对建筑地域性的曲解与滥用也日渐普遍。“地域建筑”一词,在批判和嘲讽“现代主义建筑”的同时,又逐渐与商业化的浪潮合流,并时常成为拙劣建筑的遮羞布。在此,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Mumford、Liane Lefaivre、Alexander Tzonis、Kenneth Frampton等先贤对“地域建筑”内涵的解读。建筑的地域性,不可以通过形式法则或符号体系概括,也不是历史简单的延续,而是通过当地材料、技术的运用,对当地气候、生活方式所进行的回应。在“地域建筑”内涵日渐模糊的今天,摒弃了建筑模式化的形态标签之后,“建筑适应性”似乎更应成为当代建筑创作的共同纲领。“适应”与“适度”是“建筑适应性”需要遵从的两条重要准则。
“建筑适应性”强调对历史文脉与所处环境的积极“适应”。这种“适应”,不是场所文脉的简单延续,不是材料、尺度、形态上的提取或延续,而是基于场所分析之后的创新式的回应。因此,“建筑适应性”包含对建筑与外部环境关联的深度研究,是对传统民居、地域建筑长时期自主演化进程中,形态与外部环境适宜性演变过程的分析。“建筑适应性”是基于不同地方条件,对建筑及其周围环境的精细化研究,是“地域建筑类型学”细分。它不以孤立的场所为依托研究建筑的可能性,而是在对外部环境要素多因子复杂关联的综合分析基础上的参数化设计,是借助现代计算机技术的多学科解决之道。“适应”不应以静态的眼光看待建筑的存在,而是要更注重建筑的演化过程和结构的可变性。
“建筑适应性”强调对经济、技术、材料的“适度”应用,这种“适度”,不是受制于客观环境与外在资源的被动适应,而是基于对技术的综合掌握、比选,对文化内核的深层研读之后的设计态度。在此语境下,建筑创作将克制地应用现代建筑技术,将建筑的空间组合视为人与外界环境关系的最佳缓冲。建筑将尽可能地作为手段本身,而不是再次依凭各种机械设备成为“居住的机器”。“建筑适应性”不会排斥传统,但也不会对传统顶礼膜拜。传统的空间、材料、形式意向不会刻意堆砌于建筑之中,地域也不再作为一个抽象的符号被简单地拼贴在设计之中。适应性设计应着眼于具体的基地,是基于场所特定的区位、场址地表具体的褶皱而展开的设计,是一种“轻触大地”的“地形型构”设计。“建筑适应性”是低限主义、极简主义艺术观念在建筑学领域的投射,是对建筑手法的克制应用。它秉承“少即是多”的现代设计原则,以最少的设计手段尽可能多地综合适应建筑在当代社会中的复杂需求,从而创造朴实、优雅、得体的建筑。

主题专栏:
设计作品:
学者论坛: